參考消息網6月25日報道 外媒稱,厄瓜多爾總統科雷亞簽署行政命令,宣佈6月25日全國公務員放假半天,以便全國民眾共同觀看世界杯厄瓜多爾與法國的關鍵一戰。
  據埃菲社6月24日報道,根據該行政令,所有公共部門的公務員可以從當地時間下午兩點半開始休假半天,私營企業可以根據自身情況選擇是否放假。但是行政令還規定,衛生、消防、港口和機場等關鍵部門必須保留足夠的工作人員,以滿足公眾的基本需求。
  報道稱,25日對戰法國的比賽將是決定厄瓜多爾能否小組出線的關鍵一戰。為此厄瓜多爾總統科雷亞呼籲全國民眾為國家隊加油助威。
  厄瓜多爾主帥魯埃達表示希望能夠“打一場漂亮的比賽”。他24日在接受採訪時表示:“我們的隊伍士氣高昂,而且很清楚能否繼續前進將取決於我們自己。”
  據報道,這並非科雷亞第一次簽署行政令允許全國公務員休息半天。日前厄瓜多爾對戰洪都拉斯時,他也簽署了類似的行政令。這次基多市政府為了方便市民觀戰,還將在聖多明各廣場內設置數個大屏幕和上百把座椅。(編譯/劉麗菲)
  【延伸閱讀】
  外媒:球迷徹夜狂歡 “世界杯病”席卷全球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6月18日,西班牙隊球迷神情失落。當日,在巴西里約熱內盧馬拉卡納大球場進行的2014年巴西世界杯小組賽B組比賽中,衛冕冠軍西班牙隊以0比2負於智利隊,以兩戰皆負的戰績,提前出局。新華社記者王毓國攝
  參考消息網6月25日報道 宿醉行為如墨西哥人浪一般在全球範圍內此起彼伏——每個世界杯參賽隊贏球後,隨之而來的就是一波破壞性巨大、有時甚至致命的慶祝活動。“世界杯病”已經成了傳染病。
  據法新社6月24日報道,哥倫比亞隊在世界杯上以3比0輕取希腊隊,隨後該國有9人死於(與勝利狂歡有關的)鬥毆和車禍。哥倫比亞首都波哥大的市長已經下令,禁止該市在哥倫比亞隊的世界杯比賽日賣酒。在哥倫比亞隊的那場勝利之後,波哥大警方接到了大約3000起街頭鬥毆的報案。
  阿爾及利亞隊22日以4比2戰勝韓國隊。賽後,大批移居法國的阿爾及利亞球迷涌上巴黎和其他法國大城市街頭慶祝。法國警方稱,他們逮捕了至少28名球迷。警方動用了眩光彈來驅散混亂的人群,而他們自己也不時受到石塊襲擊。此外,還有幾十輛汽車被燒毀。
  幾乎沒有一個國家能免於世界杯狂飲帶來的副作用。
  尼泊爾首都加德滿都交警部門發言人巴桑塔·潘特說,警方在一周的時間里扣留了400多名球迷的駕照。這個數字是平常的兩倍。加德滿都當局增派了100名警力,讓他們每天凌晨4點前在主要路口執勤,隨時準備攔下灌了一肚子啤酒醉駕的球迷。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資料圖片:6月15日,阿根廷隊球迷慶祝球隊獲勝。
  官方的《中國日報》報道說,在巴西世界杯頭三個比賽日,中國全國累計查處酒後駕車5200餘起。這一數字與南非世界杯同期相比增長了65%。
  中國與巴西有12個小時的時差,這也給了一些利欲熏心的中國人發筆小財的機會:他們向熬夜看球的中國球迷出售假的病假條。
  世界杯期間的曠工是席卷全球的普遍性問題。
  勞動法專業機構ELAS說,在英國,4年流行一次的神秘疾病“‘世界杯熱’給該國經濟造成的損失可能高達40億英鎊”。該機構調查了1500名雇員,結果顯示,13%的人打算“裝病”看比賽,43%的人計劃請假或不經批准自行休假。
  巴黎一家小飯店的店主阿諾·蒙特萊里說,在法國隊5比2戰勝瑞士隊的第二天,飯店9名雇員中有5人沒上班。他說:“作為球迷,我很高興法國隊贏了。作為生意人,我擔心這會影響生意。”
  在澳大利亞,巴西世界杯的大多數比賽是在當地時間午夜時分舉行的。推特網站上的一條評論道出了球迷們的心聲:“敬告全體雇主:請對今天精神不佳的雇員多多包涵,他們剛剛經歷了一個不眠的體育之夜。”
  【延伸閱讀】
  “球王”錯過直播 因巴西人放假看球致大堵車
  參考消息網6月19日報道 巴西《聖保羅報》網站稱,“球王”貝利因聖保羅的交通擁堵而沒能看到17日巴西隊與墨西哥隊比賽的上半場直播。貝利在接受環球電視臺採訪時說,自己從聖保羅州港口城市桑托斯出發,乘車前往聖保羅市的莫倫比球場參加一場活動,直到下半場比賽開始後才抵達目的地。
  他說:“這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在車裡關註上半場比賽的進展。這簡直是一種折磨。我們遇到了交通擁堵,走不了了。”
  貝利表示,他上次靠收音機收聽巴西隊的世界杯比賽情況是在1950年。
  當天下午,成千上萬的聖保羅人被堵在路上。大堵車的主要原因是許多公司在國家隊比賽前給員工放假,以便大家看球。
  更多境外媒體報道,請見《參考消息》官方網站首頁。網址:
  【延伸閱讀】
  埃菲社:伊朗學校擬為世界杯提前一個月放假
  參考消息網3月2日報道 伊朗教育部門計劃將學校課程提前近一個月結束,以避免期末考試與巴西足球世界杯撞車。伊朗隊已晉級世界杯決賽圈。
  埃菲社2月28日引述伊朗教育部考試中心負責人的話稱,為了避免在5月22日至6月21日舉行的期末考試與巴西足球世界杯衝突,計劃把考試提前到4月21日至5月21日。但是該決定還有待上級教育部門的最後通過。
  報道稱,伊朗國家足球隊在時隔8年之後,史上第四次闖入世界杯決賽圈,而且此次是以亞洲排頭兵的身份拿到世界杯入場券的。帶隊出征的是葡萄牙教練卡洛斯·凱羅斯。
  據悉,伊朗隊曾經連續3次奪得亞洲杯,但這段輝煌的歷史發生在30多年前、伊斯蘭革命爆發之前的1968年、1972年和1976年。伊朗首次亮相世界杯是1978年在阿根廷,那次的成績是第14名,沒有取得一場勝利。
  報道稱,伊斯蘭革命之後,1979年宗教領袖在伊朗掌權。伊朗足球隨之陷入倒退,花了20年時間才得以於1998年在法國重返世界杯決賽圈。伊朗上一次打進決賽圈是在2006年的德國世界杯,當時的成績是第25名。
  【延伸閱讀】
  外媒:國歌也有“世界杯” 球場待遇大不同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在23日與智利隊比賽開場前,荷蘭隊隊長羅本(右一)率隊友高唱國歌。
  參考消息網6月25日報道 在世界杯上,國歌不只是國家的象徵。國歌歌詞或許是球員和觀眾展開較量的第一個戰場。在西班牙與智利的比賽前,西班牙觀眾像往常一樣唱國歌:“啰-啰,啰……”拉莫斯眼望天空,就像勞爾一樣。皮克則在嚼口香糖。不一會兒,智利人也開始唱國歌,並把手放在胸膛上。
  據西班牙《國家報》6月23日報道, 西班牙國歌是在國內被喝倒彩最多的國歌之一。因為佛朗哥獨裁政府的緣故,很大一部分西班牙民眾對國歌並沒有認同感。要求加泰羅尼亞和巴斯克地區獨立的人,發現國歌是很好的攻擊對象。2009年西班牙國王杯決賽,交戰雙方巴塞羅那隊和畢爾巴鄂競技隊正是來自上述地區,兩隊球迷在奏國歌時大喝倒彩,西班牙國家電視臺在轉播時屏蔽了這一部分。
  而在智利發生類似情況是不可想象的。正如阿根廷退役球員豪爾赫·巴爾達諾所說,智利人唱國歌,不像是去比賽,而是像去打仗,比賽起來也是帶著極大的愛國熱情。與大多數拉美國家一樣,智利人從小學就開始學習國歌。
  巴西人也是一上學就學唱國歌。但由於歌詞是古葡萄牙語,幾乎沒有人能唱對。儘管如此,巴西人仍普遍對國歌的旋律感到自豪。不管是何政治派別,幾乎所有巴西人都為之動容。在與墨西哥隊比賽前的唱國歌階段,內馬爾哭了,巴西電視臺的解說員哭了,擔任解說嘉賓的羅納爾多也哭了。
  在墨西哥,國歌同樣是最神聖的事物之一。國歌共有10節,學校會教一種4節版本。在烏拉圭,6到11歲的兒童必須學唱國歌,而且所有烏拉圭人必須在6月19日國旗日向國旗宣誓,否則無法取得職業證書或在政府部門就職。在厄瓜多爾,學生們周一都要身穿最正式的服裝參加升旗儀式,並把手放在胸前唱國歌。
  歐洲的情況則有很大不同。荷蘭雖然擁有世界上最古老的國歌《威廉頌》,但調查顯示,只有40%的荷蘭人會唱,其餘60%只會或多或少地哼唱15節中的第一節。在本屆世界杯上,荷蘭球員國歌唱得相當堅決。
  意大利球員唱得也很堅決。但這也僅是最近幾年才有的情況。他們正是因為沒有唱國歌而受到激烈批評後才認真對待此事的。德國國歌並不像拉美國歌那樣受重視。一名20歲左右的年輕人可能會唱《德意志之歌》的第三節,但不一定能跟著伴奏完整唱下來。法國人上學時會唱《馬賽曲》,當法國足球隊或橄欖球隊將要獲勝時以及一些重要場合,他們都會唱國歌。極右翼經常指責非洲裔球員不會唱國歌,本澤馬等人則拒絕唱法國國歌。
  在美國,所有競技比賽前都會唱國歌。無論是運動員還是觀眾,都會起立,把手放在胸前,合唱最有名並且也是大家都記得的第一節。在重大比賽前,經常會有著名歌手、樂隊或者兒童領唱國歌,風格也多種多樣。在美國這樣一個幅員遼闊,種族、宗教和文化多元的國家,國歌和國旗是能把整個國家聯繫在一起的纖細但穩固的為數不多的紐帶。
  在阿根廷,幼兒園會放國歌,但直到上小學才教歌詞。4年前,梅西被拍到沒有唱國歌,引發軒然大波。而這一次,在與波黑隊的比賽前,當國歌奏響時,攝像機終於捕捉到了梅西眼中的淚光,這下大家都滿意了。
  【延伸閱讀】
  外電:世界杯預留4600多個“胖人專座”
  參考消息網6月22日報道 外電稱,國際足聯在舉辦世界杯比賽的12個體育場預留了4600多個超大座位給肥胖人士。
  據法新社報道,這4676個座位每個都可以承受體重高達250公斤的觀賽者。它們的大小是正常座位的兩倍,腿部空間也更大。
  國際足聯告訴法新社,這些座位是為體重指數(BMI)超過30的觀眾預留的。BMI超過25被認為是超重,而超過30則被認為屬於肥胖。
  世界杯的規章規定,至少有1%的票要預留給行動不便的人,其中包括肥胖者。
  更多境外媒體報道,請見《參考消息》官方網站首頁。網址:  (原標題:為觀看世界杯 厄瓜多爾公務員放假半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r26hrqzzq 的頭像
hr26hrqzzq

台北微風當舖

hr26hrqzzq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